【讲座】南京师范大学孙慰川教授趣谈中外电影里的黑色浪漫
 
发布时间:2017-12-01 浏览次数:

 润园书院通识教育中心 曹阳 报道

11月29日下午,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孙慰川教授应邀来我校,在竞慧西楼210室作了主题为“趣谈中外电影里的黑色浪漫”的讲座,本次讲座结合喜剧大师卓别林的作品、香港经典影片、古惑仔系列以及法国电影等众多影片,趣谈中外电影里一些另类的浪漫,展开心理分析和社会文化分析。

孙慰川提出,所谓黑色浪漫”是指对特定历史时期和特定国家或地区的主流文化或官方意识而言,或是显得不道德,或是显得不正常,或是显得病态,却又富有诗意、传奇或乌托邦色彩,并往往对自我或者他人造成伤害或毁灭性影响的心理或行为。他将黑色浪漫分为两个方面来阐述:爱情与暴力。

自古以来,人类的爱情王国始终是浪漫行为的高发地带。然而当爱情心理或爱情行为越出了特定时空的主流文化或官方意识形态所界定的正常轨道而寻求另类的浪漫时,就会显得不道德、不正常或是病态了,而黑色浪漫往往也随之发生。孙慰川以1951年的美国影片《欲望号街车》为例向我们介绍了一位具有黑色浪漫个性特征的女性典型形象:布兰迪。影片中最经典的一句台词是:“我不想面对现实,我要奇迹。”显然,布兰迪是有浪漫情怀的。但是,她不肯面对自己已经徐娘半老的现实,而与17岁的小男孩约会,这种浪漫并不被当时的社会所接纳。因此布兰迪的“浪漫”结局也必然是黑色的。随后,孙慰川讲述了意大利影片《巴黎最后的泰戈》,这部影片表现了爱情中的另一种黑色浪漫,即由于爱的动机的错位所导致的黑色浪漫。孙慰川也讲述了其他经典影片如《这个杀手不太冷》、《洛丽塔》,这些影片代表了爱情中的第三种黑色浪漫,其特点是是爱情双方年龄的错位,这同样是一种不被世俗所理解的浪漫。

孙慰川认为,黑色浪漫与暴力乃至犯罪往往也会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从类型片的角度来考察暴力在黑色浪漫中的主体地位,其主要是随着西部片、恐怖片、战争片、枪战片、犯罪片等的发展而产生的。在电影中,黑色暴力的浪漫性通常是被影片的创作者所赋予的。例如,在《英雄本色》与《喋血双雄》等影片中,作为编剧兼导演的吴宇森之所以能够在银屏上将黑色的暴力转变为一种浪漫,就是因为他用慢镜头、色彩唯美、画面构图等场景渲染把黑色暴力诗化、美化、传奇化了。

最后,孙慰川强调,黑色浪漫虽然能够帮助宣泄观众的一些被压抑的趣味和欲望,但也很容易导致一些价值观尚未完全形成的青少年的盲目模仿,给社会带来危害。因此他建议,对待“黑色浪漫”,影片制作者应当谨慎,更多地去关注表现黑色浪漫所用的的手法,而不是一味注重其“黑色”特征而忘记电影的社会使命。

孙慰川还就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做出了解答,整场讲座气氛活跃,趣味横生,具有教育意义。

(责编 赵环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