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nbetx8.com-为海内外三大关庙之一

丰田公司会继续研发新技术,并且即将推出国产化的插电式混合动力。6-8月数据显示,北京现代颓势有所扭转,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全新途胜、名图和领动。上月,高田向美国司法部认罪,并同意向车企及相关受害者家庭支付10亿美元的赔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随着你的不断进步,你会接触并认识到更高层次的人,同他们的交流绝对比总和几个狐朋狗友在一起讲荤笑话来得超值。

m.manbetx8.com-为海内外三大关庙之一

我的教育观

王家新

孔子说他五十而知天命,并有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我也已经是五十开外的人了,愈发觉得,教育就是我的“命”。
  是的,在我五十多年的人生历程中,从接受教育到从事教育几乎占据了我的全部,成为我生命中最突出的印记,而其中十七年的高校领导生涯尤其是近十年来的校长生涯,让我有机会更多地思考教育,思考教育的何去何从。
  最近,我常说不敢言教育,愈来愈感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并不代表我不懂教育,这样的心情,或许正是因为懂的缘故。
  我常用一句话评价当下的中国教育:为人类最大的族群提供了越来越多受教育的机会,功不可没;教育的问题远远没有解决,任重道远。
  “钱学森之问”犹如北斗七星式的大问号,高高盘桓在我们这个民族、我们所有教育工作者的头顶上,等待我们去破解。
  “物有本末,事有始终”,“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的终极使命是什么?教育能够得以实现的条件是什么?这些基本命题回答不好,教育是不可能做好的。

到南审工作十一年,我把相当的精力都放在对这些命题的不断解答上了。早在05年,我就提出“大爱为基,育人为本”的观点,并且,这十年的实践,包括“特色、质量、国际化”等一系列理念的提出,事实上都是围绕诠释、丰富、发展和反思这一理念而展开的。
  教育必须高扬人的大旗,就是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本。这是大学人文精神的核心。事实上,一所学校,是否有鲜明的人文精神,就看它在多大程度上坚持了以人为本。
  教育是我们人类社会特有的一种现象。动物界也有学习,群居动物如狼,会把生存的技能传授给下一代;独居动物如北极熊,孩子也会跟着母亲学会生存的全部本领。但这些并不能算作教育。
  那么,到底什么才算作教育?我以为,关键就在“全面发展”上,也就是说,单纯的知识传授、技能培养并不是完整的教育,因为人之所以为人,并不仅仅是个简单的生物性存在,人还是一个“自为的存在”。即是说,人之所以为人,除了他的自然属性,还有他的社会属性和精神属性,并且,只有这三重属性相统一,才可能是健全之人,完整之人,而教育,只有同时满足了这三重属性的协调生长需要,才算是完整的教育。
  人的根本属性是什么?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本质特征是什么?我以为是精神属性。因为只有精神是人类独有的,就每个个体而言,他的主要人格特征反映在他的主体意识强弱程度以及主体价值的落点上。《荀子》有言:“饥而欲食,寒而欲暖,劳而欲息,好利而恶害,是人之所生而有也,是无待而然者也,是禹桀之所同也。然则人之所以为人者,非特以二足而无毛也,以其有辨也。”这段话很生动地诠释了人之为人的基本特征,其“辨”一字,有义有理,在人的“知、情、意”心理结构中,“辨”是三者的统合,三者仅有一面,皆不足为辨。诚如朱光潜在《美感教育》中说:“人能知,就有好奇心,就要求知,就要辨别真伪,寻求真理。人能发意志,就要想好,就要趋善避恶,造就人生幸福。人能动情感,就爱美,就喜欢创造艺术,欣赏人生自然中的美妙境界。”
  《说文解字》把教育解读为:“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这就点明了教育的目的是使人为善。赫尔巴特也曾说过:“教育的唯一工作可以总结在这一概念之中——道德。道德普遍的被认为是人类的最高目的,因此也是教育的最高目的。”
  “善”是什么?我的理解是,善在真善美中处于核心地位,是一个人精神境界的最终体现。“止于至善”绝不仅仅是伦理的要求,也有求真与求美的应然。抑或说,完整的道德包括“明诚”与“成美”在其中。一个不懂得求真与求美的人是不可能成善的,如果给人造成“善”的印象,则多半是孔子描述的“乡愿”之人,而这恰好是“德之贼”。
  因此,教育是使人成为人的一项社会实践,它的最终目的是造就一个知、情、意协调发展的健全之人,它的核心任务在于引导人追求真、善、美。
  我在09年学校暑期工作会议上曾说过,通识教育的核心就是培养学生的知、情、意。我很欣赏王国维的一段话,他说:“完全之人物,精神与身体必不可不为调和之发达。而精神之中又分为三部:知力、情感、及意志是也。对此三者而有真善美之理想:真者知力之理想,美者感情之理想,善者意志之理想也。完全之人物不可不备真善美三德,欲达此理想,于是教育之事起。”
  2012年下半年来,我不断在各种场合重复强调三个词:温暖、力量、卓越,就是针对知、情、意而提出的。
  温暖针对情感,没有温暖,万物将蛰伏,人也一样甚或更为严重,事实已经证明,我们教育的很多问题皆是由于情感教育的缺失与偏颇。
  力量针对智识,主要是一种专业的力量,科学的力量,学术的力量以及由此最终而升华成的精神力量。高等教育要使学生更具力量,就必须保护学生的批判思维与好奇心,这是任何一个领域创新与持续发展的源泉。
  卓越针对意志,是坚持把一件事做到完美的决心、信心以及永不止息、永不放弃的恒心,这是人生实现超越的重要指向。我之所以如此看重卓越,在于卓越可成为我们的人生信念,而单纯的信念是生命之核心。卓越的本质在于“做最好的自己”。人生若没有不断的超越,就很容易沉沦。

 


  在学校,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容忍,但我最见不得的是学生受冷遇,受委屈,受不公正对待。06年我去台湾世新大学访问,看到这所大学创始人成舍我先生留下的一句话:“学校为学生而建,学生为学习而来。”我深以为然。回来后,我就经常引用这句话与同事共勉。
  著名民间调查公司麦可思已经连续三年与江苏省教育厅合作,推出《江苏高校毕业生就业、预警和重点产业人才供应年度报告》。可喜的是,在全省非211本科高校中,我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连续三年居于首位;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薪两年居于首位,一年居第二;学校也一直是毕业生最愿意推荐的母校。
  可以说,这是我作为一个办学者很大的欣慰。我最看重的是他们愿意推荐母校,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去持续完善我们的教育的动力。同时,我也看到了校友对母校有一种可贵的理解与支持,甚至是包容。
  何出此言?因为我们做得还不够,远没有“尽善尽美”。学生平均月薪高,可能是行业性特征,因为我们毕业生就业层次比同类高校要明显高一些。学生就业竞争力强,也可能是他们的基础好,因为南审的学生生源一直非常优秀。
  其实我最关心的,是他们持久发展的能力,以及这种发展能力能否成为他们幸福人生的基石。而在他们建构的人生观中,是否把社会价值的实现作为人生幸福的重要标准,而不是仅仅满足于独善其身?
  我走访过很多用人单位和校友,更加验证了我的办学理念。南审的办学历史短,学科单一,因此,在办学上存在很多缺陷,表现在学生身上,就是他们的发展潜力不足,后劲不足。怎么办?答案只有一个:通识教育,就是打牢学生的人文基础,克服专业过度依赖症。
  我甚至有点极端地认为:任何一个领域如果只能依赖专业,就意味着“死亡”的开始。
  只有把人文基础打扎实了,视野开阔了,“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了,我们的孩子才能更加稳健、更加有力也更加自信地走在他们的人生大道上。
  2009年9月,哈佛大学对在本科教育中施行了30年的“核心课程”进行了调整,出台了包含8个学术大类课程的最新通识教育方案。巧合的是,我们也在同一时间全面推出了以通识教育为基础的新一轮人才培养方案。
  可是,我知道,在南审推进通识教育将面临着怎样的困难。但是,只要我们认准的东西,再难,也要向前推。人面对理想,必须要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准备,没有这种精神,理想将注定沦落为空想。
  我们的目标不能单一。我希望通过持续不断地推进通识教育在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上产生深刻影响。这其中,有几点是相当重要的。
  一是生命教育。我常说,南审美丽的校园最适合做两件事,学习与恋爱。我从不反对学生谈恋爱,这是理解生命的重要体验。我希望我的学生四年里能够在这有山有水、清新自然的环境中去学会与天地沟通,从而珍惜生命,热爱生命,敬畏生命,也享受生命。
  二是美育。南审作为一所财经院校,设置了独立的艺术教学单位,这并不多见。这几年,我们在艺术教育上的投入是谓可观,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们认为,艺术可以是生命滋养的重要源泉、情感疏导的重要管道,心灵寄托的重要居所,是实现人的知、情、意协调发展的重要纽带。
  三是传统文化的熏陶。我们需要“与时偕行,与时消息,与时俱进”,但我们何时也不能忘记“通过培养,不断将新的一代带入人类优秀文化精神之中,让他们在完整的精神中生活、工作和交往(雅斯贝尔斯语)。”人类优秀文化从来都是传承来的,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是他们各自的根。作为“龙”的传人,首先要保住“龙”的文化血脉不断流,只有这种文化自觉才会有我们文化自信。只有文化自信了,我们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中西文化沟通与融合。因此,我们不断地提倡、鼓励、引导孩子们读经典,以期让民族的“符号”在他们尚且年轻的心灵烙上印记,唯且如此,长大后,他们才能具备名符其实的中国特质、中国气质与中国品质。
  四是现代公民教育。公民教育是任何层次的现代教育都必须面对的,这由人的社会属性所决定。通过公民教育,要努力帮助他们认清权利与义务的关系,从而确立起人生的责任感;认清历史与现实的关系,从而对社会形势保持清醒的判断;认清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从而尽可能放大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交集。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的世界观是“以一统多”而不是“二元对立”的。我认为,受到良好教育的学生,经受历练的人生应该呈现出“得一”状态:不再是冲突的而是和谐的,不再是矛盾的而是统一的,不再是分裂的而是圆融的。具体有十个方面的统一,包括:
  生理、心理与精神的统一;智识、情感与意志的统一;真诚、善良与美丽的统一;博学、专长与智慧的统一;兴味、抱负与责任的统一;学习、思考与实践的统一;自我、家庭与社会的统一;名位、财富与品质的统一;理想、现实与路径的统一;过去、未来与当下的统一。

 

 

《礼记 》中的《学记》篇有段话,用来形容今天的部分教师依然十分贴切:
  今之教者,呻其占毕,多其讯言,及于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拂)。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意思是说:今天的教师,只知道照本宣科,未及学生领悟就生硬灌输,急于求进度,不问学生是否通晓其理。教授学生非诚心诚意,也不把知识点讲透。教师教学违背常理,学生学习也拂逆。所以,学生厌恶学习且痛恨自己的老师,感觉不到学习的快乐也就不知道学习的益处。即便完成学业,也很快就忘记了学过的东西。教育所以不能成功,就是这个原因啊!
  这是儒家教育的经典言论,即便在当下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尤其值得我们这样学校的很多教师从情感、态度、价值观进行三维反思。
  如何使教育成为可能?如何使教育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陶行知曾经说过:教是为了不教。
  一切教育只有落实到自我教育才有可能。这与种子的生长是一个道理:没有一个外力可以代替种子成长。
也就是说,学校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为学生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上,为他们创造更多可供选择的机会,可供展示的舞台,可供锻炼的平台,激发他们的主体意识,培育他们的主体责任,增强他们的主体价值感。
  同意卢梭“教育即生长”观点的人都会认为,人的成长与种子的生长同理。一个人能够健康成长,首先需要爱,这是情感的力量,相当于种子“发”芽必须依赖的水。其次是一所学校所能提供的人文与学术的养料,就是土壤。再次就是一所学校提供的成长环境,相当于阳光。
  什么叫教育,教育即大爱,没有大爱者不具备教育资格。我们所从事的职业,只有大爱才会升华出大的责任,才会有忠诚,才会有永不枯竭的激情,激情就是工作的动力,带着热情去工作,一定是青春飞扬的。这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大爱为基”。
  我在2011年学校“润泽讲堂”开班仪式上说过这样一段话:“教师是24小时的职业,需要把学生装在心中、带回家里、进入梦中、烙进生命。因为有了学生,我们才有了爱的载体、爱的使命、爱的全部。完善的教育是一个充满爱的教育。”
  这几年,南审的学生社团有了比较大的发展。我们之所以十分重视社团、社区,着眼点就是围绕孩子们“有兴趣、有去处、有收获”,尽可能为他们学会参与,学会合作,学会表达,学会分享创造条件。
  南审有个总务学院,是其他高校所未见的。这个学院是专门针对总务人员设立的一个学习培训机构。成立的时候我就讲,环境育人需要校园“往来无白丁”,每位后勤员工业务素质的提高,育人意识的增强,就是学生健康成长多了一份保障。
  拟订学校教育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的时候,我提出了“四个南审”,即:教育教学资源不断优化的南审,不断求新追求卓越的南审,师生互动的南审,容易就业的南审。“四个南审”,一个目标,就是为孩子们成长创造良好的环境。

而这样一个环境,说到底,就是一所大学的文化。

每年,“两个季节”令我尤为感怀。一是9月的“开学季”,二是6月的“毕业季”。开学季是播种的春天,又一茬新生像种子一样落在了南审的土地上,我发自肺腑地欢迎他们,“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这份事业给予我们的恩典。毕业季像收获的秋天,孩子们收获他们的成长,我们则收获着我们的收获。
  我常把自己比喻成一棵“老树”。眼看着一茬茬的孩子日渐茁壮,目送他们远去,为他们祝福,然后告诉他们,  我会永远守候在这里,守候我们共同的家园。 
  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大学:人与人之间有基于温情的平等,每个生命都对这片土地有归宿感,然后,扎下根去,尽情地生长,生长,生长。
     

王家新
2013-2-28